政府协调乏力致问题频发 法院三审胜诉成一纸空文

字号: 2020-10-16 13:09 来源:0471房产网 我要评论(0)

这是一场围绕“景观花苑”房地产项目的系列维权。由内蒙古天降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降房地产公司)违规销售及民间借贷三审至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开始,这样一个县级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市场因监管不力、管理混乱、法院资产保全执行不严等问题导致的系列维权诉讼事件逐渐浮出水面。

图片1.jpg

詹强提供的打款明细

个人垫付征地补偿款 千万巨款成一团乱麻

2010年,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五原县人民政府决定对隆兴昌镇中原三路南北两侧的土地进行征收征用。征收期间,因詹强、吕强、秦利军等四人(以下统称“詹强四人”)有意参与征收后期项目建设,因此,由五原县人民政府出面,协调詹强四人先行垫付征收耕地补偿款,同时承诺将中原三路南侧的一块土地出让给詹强四人用于商品房开发。随后,詹强四人先向五原县财政局打款300万元。

但根据五原县整体规划,中原三路南侧土地将全部用于建设五原县政务服务中心,中原三路北侧则规划建设五原县交管大队“统购房”(既景观花苑项目),由天降房地产公司进行开发建设。

因之前协议无法执行,五原县人民政府分管城建负责人联系詹强四人说明了情况,并提出将土地款汇入天降房地产公司账户下,同时承诺将另择土地进行补偿抵顶。因此,詹强四人又分多次向天降房地产公司汇入共计720万元。

据投诉材料显示,征地完成后,五原县人民政府从景观花苑原规划土地中划拨了20亩交于詹强四人进行开发建设,但该亩数与詹强等四人的预期差距过大。因此,四人向五原县财政局提出退款,随后五原县财政局将四人首次转入的300万元进行了返还。

但汇入天降房地产公司名下的720万元已被用做土地挂牌费用,且天降房地产公司也没有能力进行全额退还。经过协调,詹强等四人同意接手上述20亩土地,并按照每亩31.3万元交纳土地挂牌费。而该20亩土地挂牌价共计626万元整,因此天降公司还应退还詹强等四人94万元。

景观花苑项目整体占地面积103亩,分为A、B两区,其中A区共83亩土地由天降房地产公司进行开发建设,B区20亩土地则计划由詹强四人进行开发建设。但五原县人民政府出于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的初衷,出面协调“景观花苑”整体由天降房地产公司名义进行开发及销售。经过协商,四人委托詹强为项目负责人,并向天降公司缴纳挂靠管理费50万元(以房抵顶),而该地块建成后的房屋所有权及收益权全部归詹强等四人所有。

此外,五原县隆兴昌镇联合五队还向詹强四人借款100万元用于支付“景观花苑”B区20亩土地的土地附属物补偿,而之前天降房地产公司尚欠联合五队40万元。经过商议,詹强等四人便以自身和联合五队债务抵顶了天降房地产公司的债务。

因此,天降房地产公司共欠詹强四人134万元,双方达成协议,该134万元用于抵顶“景观花苑”B区开发的后续费用。

至此,因政府过度参与和干预而导致的围绕“景观花苑”项目错综复杂的挂靠合作及借贷资金开发建设乱象开始上演。

2.jpg

景观花苑B区

县政府协调乏力  天降房地产公司非法出售他人房产  

2013年10月,由詹强四人负责的“景观花苑”B区已基本完工,共建成商品房302套(其中B1号楼112套、B2号楼90套、B3号楼60套、A17号楼40套、商铺8套、地上车库30间、地下车库110间)。为了支付项目建设工程款,詹强四人找到天降房地产公司要求办理售房手续,但天降房地产公司要求需先自行出具相关证明售卖房屋,然后统一到天降房地产公司办理售房手续并换取票据。

然而,直至2013年底,不论詹强四人怎么沟通,天降房地产公司总以各种理由推脱拒绝办理售房手续及换取票据。期间五原县人民政府曾多次协调处理也未能解决,最终造成天降房地产公司私自将詹强四人开发的302套商品房中209套(B1号楼、B2号楼共计173套、A17号楼28套、商铺8间)进行非法出售。同时将其中B区89套商品房非法转移到李英、崔九莲等人名下。

而李英、崔九莲等人在办理完网签手续后,用非法转移到自己名下的商品房作为抵押物与五原县农商银行签订了《借款合同》,在银行发放相关贷款后,又由天降房地产公司及其主要成员将贷款全部挪用。 

4.png

三审胜诉为何成一纸空文?

县法院擅改保全手续  三审胜诉成一纸空文

天降房地产公司除了在非法处置詹强四人资产外,还用公司名义进行民间借贷。

2013年,天降房地产公司在开发景观花苑时先后从维权人刘飞一人处分四次借款1530万元,并承诺用坐落于五原县工业园区的沃丰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沃丰公司)作为抵押担保。

2018年9月8日,由于天降房地产公司始终未能如期归还借贷资金,刘飞正式向五原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要求天降房地产公司、总经理赵登云、监事白继平、财务总监李东升、及三人配偶任萍、张兰、马溧7名被告共同偿还借款本金及未结利息。并申请冻结了张兰所持有的沃丰公司60%的股份。

期间,刘飞又多次申请,陆续查封了天降房地产公司名下的多套房屋。

2018年10月9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法院发布民事裁定书【(2018)内0821民初2659号之二】,针对被申请人白继平、赵登云、李东生共同所有的登记在白建光、李英、崔九莲名下的80套商品房进行查封。

2019年7月1日,该案执行法官刘建国在未通知原告的情况下于将张兰已经冻结的股份用案外人提供的景观花苑B3号楼的两套住房和A17号楼的一个门脸房做担保,进行了解封。最终导致张兰将已经解封的60%股份全部转移到其儿子赵嘉帅名下。而作为担保和已经查封的房屋实则为詹强四人所有。

2019年7月18日,在刘飞提出异议后,该案执行法官刘建国又以案外人三套商品房价格明显高于与目前同地房地产市场价格为由,解除了上述三套住宅,并查封了赵嘉帅名下股份。

此外,张兰等7位被告于2019年6月25日上诉至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于2010年1月15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20年4月20日,张兰等7位被告又申诉至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高院于2020年6月10日驳回再审请求,维持原判。

3.png

举报人提供的借款明细

刘飞虽然3审均为胜诉,但截至到目前,他都无法确认已经冻结的资产到底会不会用于抵偿自己的债权和利息。

自2018年一审起诉到2020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维持原判期间,涉案张兰等人名下资产还是在转移或者已经被用于抵押给农商行。案件在2020年3月19日已经进入执行阶段,但2020年4月1日张兰将沃丰公司的办公大楼转移登记至赵登云姐姐高慧玲名下新注册的巨沃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名下,又将沃丰公司仓库等不动产于2020年3月27日抵押给五原县蒙商银行贷款130万,贷款期限三年。同时白建光、李英等人名下的80套商品房也早在2016年就抵押给了农商银行。

5.png

五原县住建局关于“景观花苑”的情况说明

小问题堆成大维权五原县如何应对此次“大考”?

为了客观核实相关材料,通过五原县委宣传部配合,该案审判长刘建国、县住建局、县农商银行相关负责人也进行了当面核实。

根据刘建国提供的相关卷宗可以了解到,五原县人民法院是在接到张兰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为由,提请诉讼保全申请后,根据其提供对应担保后,于2019年7月1日分别下达了民事裁定书。7月12日刘飞提交“财产保全异议申请”至五原县人民法院,提出该行为实际上是资产转移、逃避债务行为,而且提供的担保三栋房产明显价格高于市场价格。7月18日五原县人员法院就“财产保全异议申请”进行合议,根据合议庭笔录显示,刘建国也明确申请人张兰提供的三栋房产价格高于当地房地产同等价格,与被申请人要求解除冻结的持有沃丰公司的60%股权比例不相当,而且提供的房产A17-14是只做了初始登记、其余两栋未经工程质量验收,不利于案件审结生效后的执行和抵顶相关债务的实现。

同时五原县人民法院在未能查实张兰提供的80套房产是否被抵押,是否具备财产保全的前提下,下达了查封裁定书。

此外,五原县人民法院看似在每个环节都有相关文件和手续,但真正在执行中却屡次出现因为审核和审查不准确造成的解封和再查封,致使张兰将已经冻结资产转移,同时已经查封的资产还可以自由交易转让。查封的80套房产已经在住建局和农商行有明确的抵押显示,而审判长刘建国却表示在下达裁定书时未查询到抵押状态。

该案件从一开始五原县人民政府协调个人垫付土地补偿金、开发企业违法销售和民间借贷、相关部门监管的缺失、最后到法院下达裁定书的随意,让一个本应改善当地居民的“景观花苑”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维权,该案中还涉及更多因为天降房地产公司私自造假销售出去的房产,那些购房者手里的购房合同根本无法网签备案。

2020年8月9日五原县住建局就《景观花苑情况说明》回复中明确,对于开发公司利用80套房屋涉嫌骗取贷款罪,现检察院已经批准逮捕。但留给五原县的不是一个简单债权债务纠纷,背后是更多还未了解原因和背景的消费者,如何解决对于五原县人民政府将是一次大考?来源:中国房地产网呼和浩特

Tags:三审 法院 政府 问题

责任编辑:木辛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版权所有: 0471房产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蒙B2-20110027
服务电话:13948113116 邮箱:fankui@0471fcw.com 法律顾问:王德刚
Copyright © 2011 - 2021 www.0471fcw.com All Right Reserved.